关灯
护眼

第15章 舌战群仙

    欧裕头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机关算尽棋差一着。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拿到的所谓证据有诸多问题,所以才等到了仙灵阁才把示灵交给李伊。

    因为欧裕料到,风缺是断然不敢把顾羽觞和庄楮墨带到仙灵阁来的,只要他咬着巢南枝被顾羽觞所诛之事不放,那他越界去干涉九移山大洞天的事也可以遮过去。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顾羽觞居然敢孤身闯入仙灵阁。

    之前十二真仙说顾羽觞能瞬间开启用三十六仙劫阵,让他们十二个差点灵飞神散,欧裕当时还不相信。

    但现在看来欧裕觉得这个顾羽觞没准真不像传闻说的那样,仅仅是个因为入了情劫而苦恋吴宁的痴儿。

    欧裕此时也不敢太轻举妄动,只好先放低姿态说:“九移山大洞天与我丹宁福地原就仅仅相隔一衣带水,此次忽然出现的魔气又蔓延甚广,我也只是担心风仙主恐难以应对,才派了十二真仙前去相助,只因为这魔气实在出现得突然了些,才没有提前与风仙主说明。”

    打这种所谓的邻居牌,对风缺可能还有点用,但对顾羽觞,那根本就是粪坑里打灯,纯属找屎了。

    只见顾羽觞冷笑着瞥了一眼吴畏说:“那看样子还是一片好心喽,好心到差点将吴宁仙主的仙灵诛于无极之外?”

    欧裕想到顾羽觞不但敢亲自来,而且还敢主动提到庄楮墨的事,果然经顾羽觞一说,吴畏先坐不住了,对着欧裕大吼道:“欧裕!真有此事?”

    众所周知要继承仙主之位一般需要同时继承上任仙主的仙骨和仙灵才行的,但吴宁在封魔之役中以身饲魔,导致仙灵丢失,因此吴畏只继承了吴宁留下来的上古神仙骨。

    所以不止是顾羽觞,吴畏也一直在寻找吴宁的仙灵,此时此刻听到顾羽觞说欧裕差点把吴宁的仙灵诛灭,那还得了,当即就要翻脸。

    欧裕一见大事不妙,连忙转移话题:“顾羽觞既然你说到了仙灵的事情,那我也想问问你,风仙主命你去伏魔,那迷楼福地的巢南枝仙主的仙灵又在何处?”

    这是欧裕最后的底牌了,十二真仙是亲见顾羽觞不知用了什么灭魔大法,直接把巢南枝诛杀了才决定在甬道里偷袭。

    他们当时确实有直接将顾羽觞和庄楮墨诛杀于甬道的想法,反正要找阴坤镜只要有吴宁的灵脉就可以,至于庄楮墨是死是活,吴宁的仙灵是散是聚他们根本不在乎。

    谁知道顾羽觞在欧家最强法阵的坑杀中居然还能毫发无损,还让欧裕差点赔了夫人又折兵。

    此时,欧裕只能豁出去了。

    诛杀一方仙主的事,不管对方是不是入魔了,那都不是可以轻易了结的,毕竟当年欧家仙主入魔,风缺和吴宁也只敢封印,断然不能直接出手诛仙,迷楼福地又一直是个尴尬地界,欧裕相信易鸢一定不会放过顾羽觞。

    听到欧裕这么一提,风缺也坐不住了,他看出来欧裕这已经是要准备鱼死网破了,看样子欧裕对顾羽觞的记恨已经到了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风缺焦急的看着顾羽觞,正想着如何替他开脱才好。

    却发现顾羽觞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一派轻松地坐着,连一丝慌张都没有,反而笑着说:“各位都知道,能让拥有仙灵的仙主入魔的魔气,那必然只能是魔君修化的三十六魔元才行。而三十六魔元无法被任何法器、阵印或符咒炼化,哪怕是阳乾镜也只能勉强封印其中最弱的低等魔元。所以我才把阳乾镜摆在此处,各位仙主可以看看,我这里有没有巢仙主的仙灵以及使其入魔的魔元。”

    众仙闻言都望向顾羽觞一进门就摆出来的阳乾镜,果然里面虽然封印着数以万计的魔气,但就是不见任何魔元的踪迹。

    要知道魔元与魔气不同,那可是上古魔君修化而成,只要世存一日,魔元就永远不会被炼化,那可是比上古神还要可怕的存在,是真正的永恒之物!

    而仙主一旦被魔元所侵,那基本上就是万劫不复了,哪怕是三十六魔元中最低等的,那也很难摆脱。

    顾羽觞作为一个被剔除了仙骨连修炼都成问题的仙众,众仙主可不认为他有能力真能用什么伏魔大法能把魔元都消灭,若真的有,那怕是会为成为整个洞天福地争夺的对象了。

    欧裕却没想清楚这一点,这种情况下,不管顾羽觞是否真的诛灭了巢南枝,只要顾羽觞不承认,那就是死无对证。

    顾羽觞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继续对众仙道:“实际上,当我赶到后,入魔的巢仙主见到阳乾镜便遁逃了,我们根本没有交过手。我倒是在之后和欧仙主门下的十二真仙切磋了一番,所以欧仙主,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考察一番自家福地是不是已经被魔气混入了,别又重蹈封魔之役的覆辙才是。”

    风缺觉得论精准地的戳人肺管子这件事,顾羽觞已经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但凡哪个仙众修炼能有顾羽觞讽刺人一半的水平,恐怕早就得道成仙君了。

    欧裕此时已经彻底哑口无言,因为连易鸢都一脸阴沉地看着他。

    欧裕原本想利用五大洞天互相打压对抗,坐收渔翁之利这种美梦算是彻底泡汤了,此时此刻只能对易鸢投去求助的目光说:“这都是误会,十二真仙修为不足,才误将吴宁仙主的仙灵当成了魔物。以为顾小友当时已经被魔物控制了才会……”

    易鸢自然知道欧裕是什么意思,原本他也想利用欧裕来压制风缺,结果现在倒显得他愚蠢,被人利用了。

    奈何欧裕对易鸢又还有些利用价值,再者既然让顾羽觞这种什么都不算的骑在自己头上,实在难堪,只好硬着头皮打圆场道:“好了,既然都是误会,那就不要再纠结此事了。”

    谁知吴畏却跳了出来,冷语道:“哼,误会。既然能发生这种误会,我真担心将来在其他仙主的地界还会不会发生什么更大的误会。毕竟这封魔之役也才过去不到五百年,相信各位仙主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当年之事吧!”

    吴家与风家向来交好,吴畏会跳出来易鸢也不意外,何况这次欧裕可以说是精准踩雷,连吴家仙灵都敢动,可以说是不知死活了。

    为了安抚吴畏,易鸢只能拿出自己最后的体面说:“如果各位还信得过我易鸢,那此事就让我来处理。”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风缺,拉了一把吴畏,事情闹到这个份上,他相信欧裕恐怕一阵子都别想有所行动了。

    虽然风缺对于鸷游山大洞天三家族搞党同伐异的行为素来不齿,但面对不知是否已经解封的魔君,当务之急还是要拉拢一切力量对抗魔族才是。

    风缺一边对吴畏、顾羽觞使眼色,一边说:“当年易仙主为了封魔,差点耗尽修为,我等自然是信得过易仙主的,那就请易仙主到时候给个说法吧!”

    这一次顾羽觞卖了风缺面子,没有再说什么。

    不知道时不时睡着了才醒,原本一直坐在易鸢旁边的青冥连家仙主,连皇忽然在所有人准备商议除魔之事时,忽忽悠悠地来了句:“既然此事也说开了,顾羽觞也承认确实找到了吴宁的仙灵,那也请风仙主把他交出来吧。众所周知,当年吴宁就是入魔后为了大义以身饲魔才导致仙灵散逸的,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吴宁的仙灵,就说明原本被吴宁仙灵封印的魔君恐怕也要卷土重来了。”

    这句话还真说到点子上了,实际上在场的所有仙主根本不关心巢南枝死活,亦或者五大洞天的事,说到底他们此次来这里,还都是为了庄楮墨。

    毕竟谁都不想落得和巢南枝一样入魔的下场,而庄楮墨就成了关键人物,此时的庄楮墨还在九移山太虚宫与欧刀周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整个仙界争论的焦点。

    “对,现在一定要趁着魔元还未为害人间将它再次封印才行。”

    “正是如此,所以请风仙主将吴宁的仙灵交出来吧。”

    有了顾羽觞的阳乾镜撑场面,风缺说话也更有底气了,面对一众仙主的责难,他直接回绝道:“欸,那可不行哦!凡是要按照洞天福地的规矩办事,既然仙灵已经托胎于凡人体内,便与吴宁再无瓜葛,那就不再属于洞天福地了,你要楮墨的仙灵,就必须等他寿终正寝再说。”

    “风仙主,你未免太不顾全大局了。”

    “规矩就是规矩,如果为了所谓大局就能对凡人生杀予夺,那我等与魔何异?”

    风缺说的句句在理,但那些想要利用阴阳和合镜保全自己的仙主也逼得紧,几番下来整个仙灵阁就这件事情吵得不可开交,顾羽觞却只默默坐着,好像在等着什么。

    正僵持不下时,连皇打断了所有人,一脸玩味地来了句:“其实,我有一个法子,可以解决现在的局面。只要,让这个凡人继承吴宁留下来的仙骨,如此……”

    连皇还没说完,风缺就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想都没想就打断了连皇,这家伙平时不怎么说话,每次一说话,总是能出一堆阴损至极的主意。

    这家伙是想来个一石二鸟啊,一方面利用庄楮墨来逼宫吴畏交出仙骨,还想顺便挑拨九移山大洞天和青骊山大洞天的关系,而且全然不顾青骊山大洞天的存亡与否。

    这种‘好主意’,风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风缺心想好得现在庄楮墨的九移山太虚宫,不然还指不定早被洞天福地这些各怀鬼胎的仙主们撕成碎片了。

    而连皇的脸皮也不是一般厚,还笑着讽刺道:“你的顾虑我都知道,你放心,等那人当了青骊山大洞天的仙主,相信顾羽觞一定会好好辅佐他的。”

    风缺瞥了一眼顾羽觞,却看见顾羽觞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下轮到风缺害怕了,如果让顾羽觞认为庄楮墨继承了吴宁的仙骨就能活下去,从而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计划,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现在顾羽觞又不说话,全然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风缺真担心这小子会忽然失心疯,于是断然拒绝道:“不行,绝对不行!”

    连皇倒是也不急着蹿火,而是扫了一眼顾羽觞,才问道:“为什么,风仙主倒是给个理由。”

    连皇对顾羽觞那暧昧的暗示,风缺尽收眼底,他也看向顾羽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