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6章 五大部洲

    云雾之间只见一老一少一后一前,飘忽穿行于山林之间。

    长者身穿粗布褐衣,虽然已经是沟壑满面,但一把黑胡子根根黝黑发亮,看得出来老当益壮,但如今却背着两大捆腰粗的柴忧心忡忡地跟在年轻人身后。

    年轻人一身白练衣,头戴黑幞头,双手提着衣摆露出一双泥泞的皂靴,双目炯炯士气高昂地只管向前迈步。

    眼看两人将要行至云山雾罩浩渺之所在,那樵夫忙紧着两步拉住年轻人,指着远处一座高不见顶的山峰劝道:“白公子,白公子,莫要再往前去喽!前面就是九移山了,那可是神仙住的地方,若是误闯了,可要有去无回的!”

    白公子听到老樵夫的话非但没有打消上山的意思,反而兴致更高了说:“那可感情好了,我正愁无缘仙门,你快带我去吧!”

    樵夫吓得连连摆手道:“呀呀呀,可不敢,俺可不敢哟,这仙界一日凡间百年,俺们肉/体凡躯,可去不得呀!”

    这白公子大老远离了皇城到此,正为着寻仙而来,哪里肯就此放过,挣开樵夫便要继续上山,四周却忽然乌云密布,不见天日,仿佛有暴雨将至,却又无风无雷。

    正讶异,只霎间却见樵夫之前遥指之九移山方向,金光大放,看不尽的宝殿虚浮云上,那高不可攀之处仿若飞舞着五彩耀目的神人。

    惊地白公子瞪大眼睛不自觉往前靠去,但再一细看,却又只剩一片虚无,他颤抖着受指着天,才要问些什么。

    却只听见老樵夫意味深长地说:“想必是上仙收了有缘人做弟子,正宴请各部洲仙主来观礼了。俺们快些下山去吧,那可不是俺们这些没有仙缘的人能去得了的地方,都说能飞升进入洞天福地之人,可都是修炼了上百上千年的真仙。俺们还活不过人家脚指头呢。”

    白公子闻言猛回头兴奋地看着老樵夫夸道:“果真如此!都说老师傅见多识广,果然名不虚传,您快细细说来。”

    那老樵夫难得被人这样抬举,不由昂了昂头说:“哈哈见多识广不敢说,俺家虽然没啥学问,不像白公子这般,但俺家世世代代就在这山脚下住着咧,小时听俺太爷爷说,五大部洲各有名山大川,这名山大川各有洞天福地,洞天福地便是神仙们修炼所在,这洞天福地又各有其主,那些个仙主们上管日月星辰,下管山川地理……”

    见老樵夫就要从开天辟地说起,白公子忙打断道:“这是老生常谈了,老先生可别因为学生是个外乡人就尽说些神话故事来敷衍我呀。”

    老樵夫见白公子一脸不耐烦,想必要拿出点“真家伙”才能劝服他下山,便故作高深不紧不慢地说:“瞧您说的,那些陈年旧事想必你们这些寻仙人比俺们熟多了,但您可知道,整个国土之上,那么多名山大川只有俺们九移山的地界住着一位大仙主呀!”

    关于九移山仙主之事,白公子倒略有耳闻,但都是只字片语,此时见老樵夫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彻底入了迷,忙催着他接着说。

    老樵夫笑着说:“俺们这九移山上住着的仙主,法力无边,近到这九移山脚,远到整个东土国界的一方太平都赖着这位仙主,多少王孙都要上俺们这儿来朝圣。就连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帝老爷上着杆子想给仙主当个弟子,来给仙主提鞋,那可都看不上咧!”

    白公子听到不自觉点头称是。

    老樵夫也起了兴致继续说:“俺说过,俺们家世世代代都住在着,因此才知道这仙主千百年才收一次弟子,俺太爷爷说他的太爷爷曾经也见过刚刚那样的场面,他那时年轻大胆看了多时,可惜神仙哪里是凡人能一睹真容的,等那云彩散了再往家去,竟然已经过了十年之久!您刚刚能看到那些已然是福分不浅啦!”

    末了老樵夫也往那虚空处望去,淡然道:“白公子,俺年纪大了,可不敢久留哟!我们祖祖辈辈见多了那些个纨绔子弟寻仙来的,也有那些个看着仙风道骨的妙人,但到头来都是,疯地疯,死地死。就没见一个成事儿的,您大好的前程,又是个有抱负的好人,莫要把自己葬送了。”

    白公子听到樵夫如此真诚地劝告,已然是心灰意冷,不自觉叹气道:“千百年才选出的一个弟子,此人必定如《灵宝经》中写得那样,宵景高焕,风骨龙姿,脑色宝曜,五脏紫络,心有羽文,形栖晨霞,神友灵肆。天人之任,良不虚矣。我这样的俗人,怕是万一都不如了。”

    老樵夫见白公子气势全无,便乘胜追击赶紧拉着就要倒下的白公子,边下山边慰藉道:“要说还是您有学问,俺是一句也不懂,也觉得就合该是您说的那样,您有这样的大才,更要下山了。常言道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俺们这些老百姓还指着你们读书人造福一城乡里,待到他日功德圆满,何愁不能位列仙班?那才是正途,走吧,走吧,快随俺下山去吧!”

    白公子恋恋不舍,走时仿佛魔障了一般,抬着头往那云层伸出不住回望喃喃道:“功德圆满……位列仙班。”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白公子的执念真化作不散的灵气被感应到了还是如何,风缺真感觉到了一阵恶寒。

    不过他也早就习惯了,每次到太虚宫来凡间乌七八糟的灵气都透过分灵阵印一股股地涌上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这里是洞天福地和凡间分水岭呢?

    那白公子所见之幻象虽并非洞天福地,却还真是因为风缺强大的神识扰乱了太虚宫的灵气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