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章 大夫我还有救吗

    风缺虽然名为九移山洞天仙主,但实际上九移山洞天并不在九移山。

    所谓洞天福地是封魔之战后由五大部洲所有大小仙主用不同灵气凝结而成的幻境世界,因此凡人别说去到那虚幻的所在,根本连看都不可能看得到。

    仙者飘然无形,所居之处更如点墨于汪洋,四散不聚,如风恣意,不拘凭据,无载无形,全赖仙主凝气聚神,仙主灵力之高低,神识之强弱直接决定了其洞天福地变化万千。

    但灵力也不是凭空而来,仙主们的灵力都是通过凡间之繁衍生息获得,下界所有的生产运作,乃至战事都是洞天福地灵气的来源。

    只是这些灵气并不能直接被使用,而必须通过同样缥缈的太虚宫进行洗练才能再上达洞天福地。

    因为庄楮墨没有仙骨是个凡人,为了让他能登上太虚宫,风缺将九移山洞天的太虚宫整个停住了,那是几乎凝聚了整个柘翊大陆灵气的力量才能做到的事情。

    在九移山被翻腾的云海覆盖住的山顶,一座浮空大陆无所依托地高悬其上,顾羽觞抱着庄楮墨轻踏着时聚时散的云梯登上太虚宫。

    风缺已经早一步飞登去寻仙医了。

    两座绝壁高崖之间一道天门巍峨耸立,一色红琉璃铺飞檐上飞仙、嫔伽顾盼飘摇,纤纤玉指随手采下五色彩霞捻做芙芍洒落,香风托举着芙芍朵瓣献于来宾,庄楮墨抬手一捧,那花便顷刻间化作彩霞散了。

    庄楮墨通过好几重阵法,灵气已经损耗殆尽,吐过几次血之后,彻底想开了,被顾羽觞抱在怀里,看着眼前奇崛瑰丽的景象开心地像个孩子。

    “真好看……”庄楮墨轻轻抻了抻顾羽觞的衣服说,“欸你慢点,让我好好看会儿。”

    顾羽觞没有回应,反而抱紧了庄楮墨,加快了步子。

    他原本是害怕太快让庄楮墨又咳嗽的,但是现在见此光景,他更怕庄楮墨会撑不到太虚宫。

    即使不看,庄楮墨也知道顾羽觞现在是什么表情,他忽然觉得比起自己顾羽觞好像更可怜。

    听风缺说顾羽觞已经找了吴宁两百年了,哪怕他知道庄楮墨根本不是吴宁,但能看到和自己要找的人长得像也是一种安慰吧,可惜现在大概连安慰也要没了。

    “说起来我还一直没谢谢你救了我,虽然我报答不了你什么了。”庄楮墨强打起精神笑宽慰顾羽觞,“你不要那么难过,凡是往好的地方想,也许你找错了,也许我根本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要找的人也许还好好地活在别的地方也说不定。还有,你那个面具别带了,怪吓人的,要是下次你真找到了你要找到的人,戴这面具准会把人吓跑的,得亏我不是小姑娘,不然也吓跑了。真的,在这方面你要听哥一句劝。”

    见庄楮墨絮絮叨叨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的样子,顾羽觞再也忍不住了,停下脚步坚定地看着庄楮墨的眼睛说:“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不会让你死的。还有,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顾羽觞的脸是没话说的好看,那双眼睛更是盯着谁就能让谁心花怒放的,现在那双眼睛里蕴盈着吹不散的忧郁和深情,让庄楮墨一时间迷失了,全然忘了之前还说自己不是小姑娘这话,但也没办法,这眼神这颜值别说小姑娘,爷们也顶不住。

    他忽然好恨自己怎么不能活久一点,甚至有点羡慕那个叫吴宁的家伙。

    正晃神时,风缺带着一堆人将他拉回了现实。

    只见风缺从一堆人里让出一位身穿白袍的道人,此人全然看不出年纪,面如蚕茧白,眉似篦子草,唇与赤芍红,形容消瘦,仙风道骨,和风缺一样衣着随意,但更气质儒雅些。

    他看了一眼庄楮墨,忙对身旁陪同而来的一位同样道骨仙风的老叟道:“炙鸾灵霜丸。”

    老叟闻言忙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翻出一个青玉色的胆型小瓶递了过去,道人又将瓶子递到庄楮墨手里说:“庄小友且将此药服下。”

    庄楮墨接过药瓶也没想太多就吞了药。

    他原本还想,既然是药丸那直接吞会不会噎得慌,结果那药丸就像自己长了腿一般,才把药瓶凑到嘴边,庄楮墨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一咕噜顺着喉咙滑了进去。

    登时一股异乎寻常的力量充盈了整个身体,虽然胸口巨大的空洞似乎还在往外淌着血,但确实没那么难受了。

    “怎么样?”顾羽觞焦急地问。

    庄楮墨抚着心口说:“胸口好像没那么堵了。”

    风缺见状大喜过望,拍着道人的胳膊说:“子桑,还得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