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9章 太虚宫

    这几日太虚宫可以说是异常热闹了,当然实际上热闹也只有一处,那就是庄楮墨所在的小厢房。

    原本按照子桑安排,捣药炼丹的仙童修士都应该按部就班地做事,这几日却都三天两头偷摸着往庄楮墨那跑,不是送药,就是送各种庄楮墨其实根本用不上的日用品。

    好在顾羽觞一直挡在门外,他们都不敢进屋,但能隔着门看一眼也满心欢喜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不知道哪个仙童修士散布消息说,吴宁仙主的转世来了。

    没错,他们都是奔着一睹传说中的吴宁真容而来。

    而这位假仙主,此时此刻正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

    顾羽觞吓走了一波又一波仙童修士,也进了屋子,这时候的庄楮墨已经换上了风缺为他准备的衣服。

    只见一套青纱袍子挂在一个庄楮墨身上,绦子系到底了还满,如孑然一渺雾气,无风自扶摇,飘然若举仙,瞳光渺渺似银汉撒进奔浪,掬沧海于一握,蛾眉微蹙令人怜断肠,漫启朱唇不需言,自是仙音洗耳声。

    这样的相貌,生在凡间,任谁见了都会不敢直视,两腿一软下跪求饶,唯恐惊扰到上仙。

    顾羽觞虽然老说风缺的不是,但在选衣服的品味上,风缺倒还真是无可挑剔。

    尽管在顾羽觞看来庄楮墨穿什么都好,甚至于什么都不穿也是好看,但现在这里人太多了,还是穿着更好。

    庄楮墨对于顾羽觞的迷思完全没有察觉,依旧长吁短叹。

    他快疯了,一切都和庄楮墨想的完全不一样。

    庄楮墨怎么都没想到,太虚宫确实实至名归,又大、又空虚。

    好不容易硬拉着顾羽觞陪着往各房里乱窜,结果看到除了一群老头在炼丹,小孩在捣药,就是一群小孩在炼丹,老头在捣药,他不禁抱怨道:“神仙就是这样生活的吗?也太无聊了吧!”

    顾羽觞每日看着庄楮墨倒是一点也不无聊,笑着说道:“好歹也是清修的地方,而且这里不比风缺的洞天福地,子桑真君爱清静。这几日因为你在这,已经比往日热闹了不知多少,看样子你恢复很好啊,还是说想试试偏方了?”

    听到“偏方”两个字,庄楮墨就两脚一软直打哆嗦,连忙告饶道:“你快被提了,那些人是来看我的吗?他们就是馋吴宁。我都快被烦死了,不然你带我区别的地方逛逛吧!实在不行去凡间也行啊,求求你了,我是快死了,可我不想无聊死啊!”

    顾羽觞无奈地看着庄楮墨,他其实也不是没想过带庄楮墨到处看看。

    但一方面担心庄楮墨的身体,另一方面现在凡间正受到不知名的魔气扰动,各地都并不太平,下界能看到的可不是什么歌舞升平,只有战事和死亡,倒是不去的好。

    当然这些庄楮墨都是不得而知的,顾羽觞正想向他解释一番,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原来是提茔修士来送药了。

    往日提茔见庄楮墨用完药都不做过多逗留便走了,所以顾羽觞倒还对他比较客气,但今日,提茔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满脸愁容地看着顾羽觞。

    顾羽觞看出他有心事,又似不便当着庄楮墨说出口,便对他点了点头,跟着一起出了小厢房才说:“修士有什么难处只管说。”

    提茔见四下无人了,才道:“真君交代,庄小友每两个时辰便要服药一次。这用量确实太大。炙鸾凌霜丸的药引原就难得,青骊山大洞天门规又严,现在换了仙主,这位新吴仙主虽然于风仙主也是故交,但毕竟不似从前那般,我怕这事被庄小友知道,使他心烦,所以……”

    顾羽觞苦笑了笑,心想他那家伙没心没肺大概是根本不会为了这种事烦恼的,倒是难为提茔居然想得那么深,忙道:“子桑真君走时早交代了我药引的事,当然他不交代我也会去取的,所以现在的药还能用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