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九章

    初阳好不容易攀上东方山头,几片厚实云霾紧紧相聚又将其遮得严实。一夜之后,梧桐林中亦是多出几节落尽金叶的孤单枝影。

    少女踏过层层叠叠的金叶,来到竹屋不远处的小池边。

    水池是由无数块浑圆石卵堆垒而成,透过清澈池水还能看到落叶之下的石泥。孤零树枝忽然轻轻摇晃,又是数不尽叶子在微微晨风一一坠落。几片落在清清水面,落在少女脚旁,亦或落在竹篱之中的松软泥土上。

    何芸芸在叶堆中挑出一片大于手掌的梧桐叶,在池边盛起一小捧池水,小心翼翼地折回竹屋中。

    竹屋修于梧桐林中,粗壮挺拔的梧桐将其掩映在一片清凉之中,一年四时倒也清静闲逸,春时草木葱茏,夏季凉风习习,秋天金叶霜浓,冬日落雪曦光。竹屋藏于其中,除开秋末以及冷冬时节,哪怕有人停留在入山的小路上仔细远观也难以发现。

    走近不足七尺高的竹屋,才知其并非全是竹子搭建而成。竹屋木门两边各有一扇竹窗,门窗外四根粗竹,拔地而起支撑屋顶,顶梁是一根圆木,竹木编成的屋顶微微斜于竹梁之上。屋顶之下是由直挺的细竹围成的竹墙,竹屋转角以及门窗边是被结实木桩所固定住。进到屋内,竹厅不大不小,只够容四人盘坐,一张矮木桌放置于竹墙边,木厅两侧分别通向两个房间。左侧卧房中摆放着不少杂物,床榻紧靠竹窗,塌下有着几个木箱,而床榻上盖着单薄布衾的凌天背对竹窗,正在酣睡。

    何芸芸轻轻推开竹门,小心翼翼来到卧房中。凌天侧身枕软木而眠,衣褂松落露出一部分肩颈。她撩起凌天散落的黑发,把梧桐叶上的水沿后颈倒入凌天背脊。

    凌天怪叫几声,紧缩上身的他猛然从床榻上坐起。

    何芸芸掩嘴笑得花枝乱颤,她克制着笑意用清脆声音说道:“叫你懒,这下睡意全无了吧。”

    凌天嘶嘶吸着气,不停抖着身子,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他裹紧布衾,一脸不悦看着何芸芸道:“哼,今天没事我就不能睡个懒觉吗?有你这么当妹妹的吗?”

    “小妹知错,请兄长莫怪。”

    “知错就好,你退去罢,待为兄再休息片刻。”

    见凌天又要躺下,何芸芸手一伸将其拦住。说道:“天哥,这辰时已过,别睡了,快陪我去趟邑上啊。”

    “去邑上干吗?”凌天想挪身躺到另一边,又被何芸芸拦下。

    “马上要入冬了,地里还剩些小菜和药草,再不拿去换钱,等到入冬就要和药草一块冻死。好哥哥呀,你就陪我去嘛。”何芸芸不停摇着凌天,凌天心知这觉是睡不成了,只能一脸不情愿穿上衣袍。

    不一会两人走出竹屋,凌天提着竹篓在林中喊着小花,喊了几声也不见小花踪影。

    “小花除了尾随我俩去邑上,就只会待在山林中,怎么今天却不见了?”

    “兴许是因为你贪睡,它就独自去了。”

    ——

    两人到达居溪已是午时,在街市小店吃过饭后,才一起去往市集。

    这时辰的市集里人群三三两两,十分冷清。

    “一路过来都没见到小花,哎。”凌天四处张望着,忧心忡忡。

    何芸芸低着头整理着地摊,缓缓说道:“有什么可担心的?它不喜欢待在吵闹的地方,要来居溪肯定也是去了古树那边。”

    “待会我找元方,让他陪我一块去古树那里看看。”

    何芸芸抬起头挥着手:“去吧,去吧。早些回来啊。”

    凌天摆好竹篓,就急忙离开了市集。跑出市集门口时,一个不慎就与魁梧身影撞到一起。

    这结结实实的一撞可是将他撞了个七荤八素。凌天跌坐于地,两眼发懵,胸口一阵无力,他揉着手腕,看向那名男子,男子身着白锦长衣,腰间别着一柄宝剑。还不待细看男子样貌,就只见男子稍带歉笑将凌天扶起。

    “这位小兄弟,实在抱歉。在下迟钝,没来得及看清。你没伤到吧?”

    凌天心神还在恍惚着,嘴里连连说着没有没有,然后匆忙跑进小巷之中。

    ——

    来到忘饥楼门前,凌天揉着胸膛,长吁一口气踏进院内。

    “小天,吃过早食没?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女子将一盘菜放到从人围坐的桌前。看到凌天无力憔悴的模样,关切问道。

    “我没事,已经吃过了,婶。元方在吗?”

    “在呢,今天来了好些客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凌天眼神一扫小院和二楼,确实有好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