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十一章

    冬时过半,梧桐败落,唯独影孤枝,若不是林中戏闹追逐的鸟雀为沉寂山林添上几分生气,那山中就只剩荒凉寒意。

    腐败落叶在初冬时的小雨中化作泥渣。直入山涧,没入林间的碎石小路亦是被洗刷得干净。

    灰衣少年走出碎石路,来到木屋外喊道:“老爹,你在不在啊?芸儿,我爹在不在这里那?”

    凌天看上去比之前臃肿许多,仔细一看才知他是在衣物内塞了些野兽毛皮,以防寒取暖。

    “凌天,大清早你上这来喊什么?就不能让老头子我清净一下?好不容易把你这病患送走,你又自己找来作甚?”老人打开房门,手里还捏着竹简,兴许是门外寒意慎人,老人又折回屋内披上毛皮毯子。

    “何老爷子,我来找老爹啊,他没在这吗?我一早起来就不见他人。”

    “他不在家又怎么会来这?你这小子怎么就是教不会,别总是这般称呼你父亲,在大疆一些地方,老爹是用作称呼祖父一辈人的,你父亲是我儿侄辈,你这么一叫,硬是把他叫成跟我一辈,真是不知礼节。”

    “我的爷爷唉,放过我吧,之前在这里住了一月,被你念叨了一月,念得我脑袋大,我现在一听到你说话,脑袋里就嗡嗡作响。礼节能作何用?不都是些麻烦事。”凌天绕过老人,进到屋内东张西望。

    “你这臭小子,不用看,小芸早去邑上咯。哪像你,整天游手好闲。”老人悠悠走回桌前坐下。

    “我怎么就闲了?这元日将近,我得想办法在年街上多赚点。不说啦,我先去找我老爹。”凌天几步跑出木屋,身影消失在碎石小路上。

    “这孩子为人子,却操着为父心。”老人忍不住笑道。

    ——

    临近年末之际,居溪已是人来人往的繁喧景象。市集,街市,街坊无处不是客商纷纭,车水马龙的热闹模样。

    西边街市的木坊门前,凌天艰难的挤进人群中,只听到前排人群吵闹不休。

    “任老汉,你今日为何闭门呐?我等还有不少木雕、器、具需要用木,这时候不与我们买卖不是为难我们吗?”

    “是啊,非得这个时候刁难我们,气人。”

    “我说各位,谁没有个家事啊?我一年四时少有闭门偷闲之日,这是众人皆知。今天遇上事,当是闭门一日,结果你们不由我解释,就把我坊前堵个水泄不通。这不是你们刁难我吗?”被围住的老汉无奈叹声道。

    “我的任老兄,放做平日,我们也不会如此。难得蜡月年祭复循镇上来那么多人,我们不都是想多赚几个贝钱嘛。树有枯荣,死就死了,元日开春再种上一棵便是,快给我们行个方便罢。”

    “你们懂甚?休要再说,今日我是不会开坊的。各位在此逗留耗时,还不如去想想其他办法。”

    众人见商议无果,只得愤愤嘟囔几句后接连散开。

    一棵被砍倒的树在人群散去的位置出现,任老汉坐到树身上长呼一口气,脸上愤红之意逐渐褪去。

    凌天见其不肯做买卖,心有不甘,于是就在一旁静静等候,待任老汉神色平静后,他走上前问道:“任大叔,这花贝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就会枯死呢?”

    “小凌天那,我也不知道这老树是怎么,仅一夜就枯了去。我父几十年前种下它,十年前的那场劫难它都能存活下来,可这么毫无征兆死去,真叫我心里难受。”老汉双目无神,神色悲痛。

    凌天来到树桩前蹲下,用手循着赤黄年轮摸去。

    “可惜了这么好的老木。只是它为何会无故枯死?”凌天手掌抚摸着枯裂树身,一阵分神。

    任老汉双眼倏然明亮,对凌天说道:“小凌天,要不我把这树身卖与你?”

    凌天愕然随手就拨下一块干枯脱落的树干:“任大叔,这哪还能用啊?又干又裂什么都做不了。”

    “树身虽枯可是树心还能用啊,你看这树心润泽。你有所不知,贝树可是上等好木,木质软硬适中,细致芳香,就算不上油脂漆汁,亦可保存长久而不腐。用作雕器再合适不过。”

    “可我也买不上全部啊。”

    “就只收你一枚银贝,但是过两天我把树心剥出,你得先让你爹帮我雕个物件,你看这样可好?”

    “这简单啊,没问题。喏,你收好。”凌天一口答应便付了钱。

    任老汉随后进屋取出一个孩子脑袋大小的树心递给凌天:“这是早上就剥好的。你先拿去吧。”

    凌天将树心塞入怀中紧紧抱住,随后就离开木坊往市集去找寻元方。

    元方小心翼翼护着手中的竹鸢穿梭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挤出市集,才松口气,擦去胖嘟小脸上的细汗,这时他张望四周看见熟悉身影,开口喊道:“凌天,我在这呢。”

    “你去哪了?我找你许久。”

    “我买了这个,你看。”元方亮出手中物件,只见那小竹鸢由竹篾编成,虽没有眼与喙,但也是小巧玲珑,展开的木翅上黏着无数羽毛,远远看去还真如鸟翅一般。

    凌天眼神一扫,并未理会元方,拉起胖手就要往东走。

    元方一下挣脱:“先别回去嘛。咱们再玩会儿。你不记得我俩小时候经常玩竹鸢的吗?”

    “有什么好玩的?你能成熟些吗?男儿应当顶天立地,整天把玩物件,有甚意思?”凌天一脸严肃训斥着。

    “怎么?凌叔又把你丢在何爷爷屋里听说教了?”元方肥脸一抖,笑得眉飞色舞。

    眼见凌天伸出魔爪就要过来捏住自己,元方又开口道:“咱们可是亲兄弟,手足还不相残呢。”

    “谁跟你亲?经常出卖我的是不是你?”凌天止住手,顺势搂住元方。

    “我的哥哥,这心意不是为你好?。”

    “真是难为小弟也。”

    “快来,快来,陪我玩一会,咱们就回去。”元方说完便朝远处跑去,跑出五丈有余方才停下,而后转身对凌天说道:“你再退后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