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三十二章

    酉时过半,凌天要独自回梧桐山,凌靖萧将其送出院门。便留在一旁等候着谁。

    片刻,丘林回到忘饥楼,在门外等候多时的凌靖萧将他迎进门。

    “丘兄,怎样?”

    “姜炎公子已经安排好五名兵士,等到子时,我将他们从邑府后门带出,必不会招人耳目。”

    “姜王只能调出这一伍之兵吗?”凌靖萧为之头痛,仅五人的话,与自己计划中所需人手相差甚大。

    “凌兄放心,这五人乃姜炎公子亲信,断不会有问题。”丘林见凌靖萧为此烦恼,以为是其担心兵士口风不严。

    凌靖萧不语,丘林似想到了他的顾虑,又道:“姜王担心人多会走漏行迹。再者雷家夜夜派兵巡视,人多了难免会被发现。”

    凌靖萧依旧不语,此时丘林知道着急也没用,只得在一旁坐下静静等待。

    夕阳没入院墙之下。

    凌靖萧终是说道:“让丘兄久等。我不想再如先前那般失手,所以多用去些时间将我容易疏漏的地方考虑清楚。”

    凌靖萧在丘林对面坐下:“丘兄,我需要你再找来十名可信的兵卒。”

    “我在雷家倒是有六名兵卒可用。”

    “可信乎?”

    “他们皆是我从雷家兵伍中挑出,与我一同行事已有十年,虽身出雷家,却也是忠肝义胆之人,若他们知晓我们此番行事是为姜王,那亦不会告知雷家。”

    “你怎如此肯定?他们毕竟身出雷家。”

    “凌兄,我丘某一直相信饮酒吐真言。我常与他们饮酒,他们乃直爽之人,不会有太多心思。”

    凌靖萧失声笑道:“如此我便信你一次。”

    ——

    子时,天色渐变,乌云盖过朗朗星空。

    丘林趁着雷家兵士来回巡视的间歇,潜入邑府将五名兵士从后门带出。

    过去许久,星月全无,丘林又折返至雷家院落中。

    雷忠打着哈欠,在古树旁小解完,转身看见丘林身影,就上去将其拦下。

    “丘士者,这么晚你带着我家兵士要去作甚?你告知父亲他们了吗?”

    “我奉姜王之命,带领手下兵士前去助姜公子维护明日的狩猎会。雷明大人以及长公子皆是睡去,所以不便惊醒他们。既然与长公孙遇到了,还请长公孙代我禀报一下。”丘林话毕便急忙奔入邑府中,而后在雷忠目光下,姜炎领着三伍之兵同丘林一起离去。

    雷忠见到姜炎,打消跟上去的念头,折身回了雷家院中。

    ——

    凤栖楼二楼楼栈外此时已经被凌靖萧和先前的五名兵士用提前准备好的大块墨色麻布和麻绳遮得密不透风,外人从外往里亦是什么都看不到。

    厅堂被挂上的十颗夜明珠照的通明,平时放置的许些桌案此时已被收走,空出的空间摆放着梧桐木和正常大小的铜锛,小石锤,凿子以及凌靖萧常带于身的短刃。

    凌靖萧看见丘林回来,便将十一名兵士安顿去楼下休息。

    “回来这么慢,有变故?”

    “一点小麻烦,姜炎公子已帮我摆脱。”当丘林看见十颗夜明珠身形一顿,这手笔令他十分吃惊。

    “姜王明阳府中也才五颗夜明珠,凌兄一出手便是十颗。”

    凌靖萧看着丘林没有说话,丘林在夜明珠的光亮下面露不安。

    “凌兄,我们这次是否会成功?万一再失手,可真就完了。”

    “如先前那般,不还是得天眷顾?有天助之,何惧?你安心做好明日之事即可。”

    ……

    丘林走后,独自来到厅堂中央的凌靖萧盘膝稳坐于地,左阳抱右阴,故而再结手印于气海,以心入念,入静调息,只听其念出两句口诀:

    耳听无形声,眼观空灵心。

    凌靖萧闭去气息,纹丝不动似与凤栖楼融为一体。

    鸡鸣时分,凌靖萧合抱的手中涌出灵气,忽是出现一阵赤彤光华,蕴有‘即即’清鸣。

    两眼一睁,双手一覆,其间飞出一只手掌大小的虚幻凤灵。

    凤灵高飞,尾羽飘荡。

    只见虚幻凤鸟循绕于曾被凌靖萧毁去的阁门与楼栏间。不时,凤灵如游丝汇入其中,赤彤光华迅速拂过凤栖楼后,悄然消失,楼里亦如先前一般什么都未改变。

    凌靖萧面露喜色,似有了把握。他取下一颗夜明珠,走到阁门与楼栏之间,开始细细观察着两者的工艺。

    楼柱上有卯口,木档之上是木栏,木栏上下皆有横木,横木两头做榫舌,其身一边亦是有卯口,竖档为栏,两头亦是榫舌,如此榫卯相接,竖档就能稳稳立于两根横木之间。

    这搭建楼栏的木匠手艺与凌靖萧想的一样。

    不过他此时还在为其精巧的工艺惊叹不已:若不是楼栏被我踏坏,岂能一眼看出楼栏是由榫卯相接搭建而成。楼柱与横木的接缝几乎是很难看出,横木虽乃方型,可四方角上触之圆滑。削平的木材并未涂抹过油脂漆汁就直接使用,历经漫长岁月,无虫食无裂痕,梧桐不愧为木中之王。

    看着眼前精巧美材之工艺,一瞬之间,凌靖竟是有些后悔自己当日的行为。不过他亦明白后悔无用,随之便把这情绪抛出脑后。

    ‘修复楼栏倒是轻而易举。就是阁门就有些麻烦,若其是由整木雕成…’凌靖萧心里边琢磨边转身看向阁门,光亮之下,他思绪忽止,喜意更甚。只见断裂的阁门亦是由一根一条、长短不一的木材斗榫而成。

    “此举想必是为了节省木材。天助我也。”凌靖萧回到阁堂中,席地而坐,执起铜锛,削木为材。

    ——

    天色微亮,凌靖萧与十一名换好堂侍衣物的兵士走出凤栖楼。

    “昌仲,这最为重要之事就交于你和各位兄弟们了。切忌勿要和外人说得太多。”凌靖萧抱起双拳,微微埋首。

    “凌大哥放心,我与各位兄弟一定办好此事。”昌仲话毕,众人皆是一一出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