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分卷阅读(2)

“好了,别说了,到时见。”育强受不了那一套,逃难似的断了线。

断线后,育强才发觉自己的心跳声竟可清淅可听,掌心冒汗。到底星期日所见的会是什么样的人?

新yín兽(2)

星期日的皇后像广场,满布从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地方的外地佣工,把广场挤得水泄不通。在到达目的地后,育强在远处很容易便发现了小任,想不到小任真的照做把玫瑰花插在心口的衫袋上;更令育强想象不到的是小任竟然是一个小孩!

衫袋插花的小鬼一脸稚气,怎样看也只多是十四、五岁,最多也不会过十八岁。育强真想立刻掉头便走,但他还是忍耐着,拨了个电话去确定,希望这小鬼不是小任。电话接通了∶

“喂!强哥吗?”育强在暗处看见小任听电话的动作,连最后的希望也幻灭了。

育强叹了一口气道∶“小任你多少岁?”

“强哥,我十六岁了,刚到了法定年龄。你在哪里?”

育强看见小任接电话时兴奋的模样,象大人买了新玩具给他一样,再叹一口气∶“小朋友你还是回家吧!到成年后我再找你!”说完育强便挂断电话,掉头便走。就在那一刻,一把恶魔般的声音在育强心中响起∶小孩子又怎样?自己干的又不是什么好事,跟个小子合作或跟一个大人合作有什么分别?小孩子会比较易听话吧!

育强心念一动,立时回头从人群中寻找小任,只见小任一脸失望的神情,跟刚才的欢喜简直是天渊之别。他知道等下去也不是办法,随手取下玫瑰花扔进物厢便离开。育强在小任背后遥遥跟随,和他上次犯案一样,他要确实小任的背境,再作打算。

跟踪到小任的大厦,才发现小任是居住在一高幢高级的大厦,住在里面的多数是非富则贵。小任打开了大闸,育强不敢跟贴,在大闸关上后,只得从街外望进大堂。小任在信箱中取出了信件,待电梯到后才进内。信箱的位置刚好对正大闸,育强在闸外认准了小任的单位。他首先在大闸外的对话器按下小任的单位,他要在小任回家前确认他家中有没有人。按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应,直到小任回家后才拿起对话器∶

“喂!找谁?”

“找你。”育强冷静的道。

“强哥?!”小任几乎是叫了出来。

“对!你家中有人吗?”

“没有,没有。”

“唔,那我现在上来吧!”

“可以,可以!”小任说完,便听到大闸打开的声音。就这样两人终于会面了。



在育强和小任会面后,得知小任在一个单亲家庭下长大,他父亲因小任妈妈怀有小任时忍受不住禁欲的生活,在外边惹上了另一个女人。直至小任出世后,给他妈妈发现了,当时的女人已怀了孕,小任妈妈一怒之下跟爸爸离婚。小任妈妈的娘家是个大富之家,离婚时妈妈还付了一笔可观的赡养费。之后双方便再没有联络,之后小任的母亲全力打理娘家留下的生意,籍工作来麻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