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55章

    何氏私房菜。

    何雨柱再次清闲下来,与之对应的则是李怀德再次开始忙碌,找门市,去南方找货,打点打点等等等等,都是李怀德同志需要做的,鉴于何雨柱手下已经没什么人能用了,李怀德只好自己雇了个,全当前期跑腿的员工了。

    毕竟何雨柱手底下那几个人现在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他最喜欢的刘家兄弟现在守着五间门市天天忙活的不可开交,只能是他这个当老板的继续挑起重任了。

    “师傅,李怀德又忙活着置办新生意呢?”马华蹲在何雨柱左边好奇道。

    何雨柱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微笑,“没错,咱们以后多赚钱还得指望着李哥啊!”

    蹲在右边儿的李国强神色兴奋,毕竟按照流程来说,这次的生意肯定能轮到他们哥俩掺和一笔了,没人不会喜欢自己钱多的,如果有,那人指定是有点儿什么问题。

    何雨柱瞥了一眼自己的胖徒弟,看到他胖脸上的兴奋表情,当即就明白了这犊子想的什么玩意儿。

    “放心,这次肯定有你们哥俩的好事儿,提前准备好钱,在不影响你们哥俩正常过日子的情况下。”

    “好嘞,师傅!”

    “谢谢师傅!”

    李国强喊了一嗓子,屁颠颠儿的去了后面休息室,拿了几块儿冰棍出来,“师傅您吃冰棍,这大热天的。”

    马华眼神一亮,他这么多年可不是白过的,这人情世故跟着自己那个狡猾的胖师弟学了不少,当即从兜兜里面取出一支烟递给何雨柱。

    “师傅抽烟!”

    何雨柱一乐,一只手接过来一个,抽口烟,啃一口冰棍,倒也蛮不错的说!

    这俩徒弟倒是越来越有眼力见儿了,很不错,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最近家里有什么事儿不?要是有事别藏着掖着,你们师傅我还能帮帮忙的。”何雨柱笑呵呵的问道。

    毕竟是师徒关系,这关系可谓是相当亲近了,说句不好听的,这俩人都能算是他何雨柱半个儿子了,以后还是要给他何雨柱养老的。

    “没有,我们家日子过的天天向上,根本没啥担心的。”

    “俺也一样,就咱们这条件,在周围那都是响当当的,还能有啥事儿不成?”

    “就是,师傅您放心吧。”

    何雨柱点了点头,没事儿那是更好了,这俩人说的倒是没错,条件越好日子肯定过的越舒服一些,这倒是没什么毛病的。

    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不少国营大厂都有倒闭的倾向,其他人连自家都顾不过来呢,哪里还有心思给别人找事儿?

    “对了,你们俩倒是也能找找徒弟带一带了,以后咱们用人的地方不少,你们俩带个徒弟出来,以后也能给咱们帮个忙。”何雨柱突然想到这次李怀德缺人手的事情,干脆给自己俩徒弟说了一声。

    “这次李怀德弄成的生意,到时候也得需要咱们信得过的人去看着,到时候肯定是你们俩轮流过去,所以。”

    何雨柱话没说完,俩人均是点头应下。

    “没问题。”

    “这简单,我有个亲戚家的孩子,缠了不短时间了,嘿嘿。”

    他们俩倒是早就有了找徒弟的想法了,但想法不是很强烈,现在何雨柱说出来了,他们正好在周围挑个信得过的。

    “一人找俩,别弄多了就行。”何雨柱满意笑道。

    师兄弟俩对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以后他们还能做点儿别的生意,这现在教出来俩徒弟也行,反正现在这边儿私房菜也算不上多忙,无非就是晚上忙活点儿,带徒弟倒是有空的很。

    “行了,你们哥俩寻思寻思,我去后面补个觉去。”何雨柱挥了挥手,从凳子上起来往休息室走去,留下这师兄弟俩人在院里思考他们即将要找的徒弟的来源。

    “师兄?咱这去哪儿捞俩徒弟?我特么就一个亲戚啊,好像。”李国强疑惑道。

    他从来不会质疑何雨柱的话,自己师傅说了他做就行了,反正听师傅的不吃亏,这一点儿已经是刻在骨子里面了,但现在的问题是他要去哪儿再踅摸一个徒弟!

    马华点了一支烟,吧嗒了两口,“我也就一个亲戚,你说我去哪儿踅摸另外一个?”

    “要不,咱们招一个?”

    “那不扯淡呢嘛,没听师傅说了,咱们要找个信得过的。”马华翻了个白眼。

    李国强低头寻思了一会儿,“那今天回家的时候,问一问得了,我就不信咱们还找不到俩徒弟了?”

    “你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毕竟咱们这手艺也算是有名的不是?”

    “没错没错,晚上回家找去!”

    “这两天上点儿心,谁知道李怀德那边儿啥时候能把门市立起来?”

    “放心吧,师傅给咱们的赚钱机会,这要是不把握住我特么自己打死自己!”

    年底,一进四合院。

    何雨柱给李怀德倒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李哥辛苦啦!”

    李怀德淡定的摆了摆手,“辛苦啥,你在四九城盯着好几处生意也不轻松嘛。”

    突然,李怀德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再说了,南方那边儿的人和景可是我喜欢的,你小子去不成那是你的遗憾,嘿嘿。”

    何雨柱无奈的扔过去一支烟,“我看着您是喜欢南方的姑娘吧!”

    “咱哥俩您就不用藏着掖着说了,谁不知道谁似的?”

    李怀德咧着大嘴嘎嘎乐,“还得是柱子你懂我,懂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