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56章 长长见识

    “没错!”

    “倒是听说了,这是第一家,但肯定不是最后一家。”

    1986年8月3日申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申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破产通告——第1号》,“经研究决定申阳市防爆器械厂从即日起破产倒闭,收缴营业执照,取消银行账号”。至此,连续多年亏损并已欠债达48万元的申阳市防爆器械厂,被申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正式宣布破产。

    李怀德倒也很是认同,“没错,我看啊,咱们之前那个轧钢厂恐怕也离着破产不远了!”

    何雨柱一乐,没想到李怀德对于当年轧钢厂的事儿还是耿耿于怀呢,不过也正常,你搁在谁身上谁都不爽就是了。

    无非对错,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之前正确的站队变成了错误的罢了。

    李怀德倒也明白,这种事情不为他们这群人的意志为转移,当初早早溜走,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轧钢厂就连着那些退休的老工人退休金都时常发不明白了,也是迟早的事情。”

    “嘿嘿,那是,不过现在上面倒是发文了,至于轧钢厂能不能扛过去,那就看现在厂长的本事了,不过,嘿!现在这个厂长可不是有本事的,还不如之前跟我对垒的老杨呢!”李怀德讥讽笑道。

    20世纪初80年代初,“企业自保”的办法已经造成了企业之间养老负担的畸轻畸重。

    纺织、粮食、制盐、搬运等行业中的老企业,退休费用相当于在职职工工资总额的50%以上,个别企业甚至超过工资总额。

    1983年政府有关部门提出开展全民所有制退休费用社会统筹。

    1984年国有企业职工退休费用社会统筹首先在广东省江门和东莞、四川省自贡、江苏省泰州和无锡以及辽宁省黑山等市(县)开始试点,初步取得了成功经验。

    1986年1月,国家体改委、劳动人事部联合印发了《转发无锡市实行离退休职工养老保险统筹制度的通知》,要求各地扩大试点。截止1987年5月,全国已有600个市县实行退休费用社会统筹。

    。。。。。。

    轧钢厂四合院。

    “当家的,你跟李哥又去喝茶了?”李南枝站在何雨柱身后给他捏着肩膀道。

    何雨柱轻微点了点头,“隔一段时间总得讨论讨论嘛,不过这次倒是出了点儿意外。”

    李南枝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咋了?”

    “李怀德这位老同志或许是太累了,打算休息几年,但我可清楚,他这一休息,基本上就是不打算再掺和新的生意了。”何雨柱笑道,对于李怀德打算休息倒是浑不在意。

    毕竟现在他们都不缺钱,何雨柱手底下那群跟着他的也都小小的富裕了一波,最起码底线是家家户户都是万元户。

    何雨柱当初答应他们的也算是做到了,所以现在根本不怎么在意。

    “我还以为出啥事了呢!没事儿,这不正好嘛,你这几年盯着四九城的生意也辛苦的不行,李怀德不再鼓捣新的生意,正好还能替你分担分担。”李南枝笑着安慰道。

    何雨柱微微点头,”所以,打明天开始,我就得带着他熟悉熟悉四九城的这些生意了。“

    ”啧,幸好有盼头,等他熟悉了,我们俩一人盯一半,也算是压力小了不少。“

    ”正好,我还打算把前院之前闫富贵那边儿门前的一块儿地方种上菜呢,也算是有时间咯!“

    何雨柱想到过段时间能自己在院里种菜,不知道为啥,突然就心情舒畅了很多,点了一支烟,乐呵呵的享受着自己媳妇儿给他的按摩。

    “行啊,到时候我帮你。”李南枝脸上带着笑容,虽然不知道为啥何雨柱突然想起来种菜了,但她觉得也蛮不错。

    以后想吃点儿啥也方便不是,正好,之前租住闫富贵那边儿的住户也离开了,现在那边儿倒是空着呢,干脆也别往外出租了,直接留下来,到时候放点儿工具什么的也不错。

    “行,正好咱们一块儿忙活忙活,不过得等我先带着李怀德把四九城的这些生意熟悉熟悉了。”何雨柱颇为头疼道。

    “估摸着得有段时间才能忙活我这种菜呢,我还打算没事儿了去钓鱼呢!”

    李南枝看着何雨柱一脸惆怅,忍不住笑了出来,自打她嫁给何雨柱之后,总觉得他这个状态跟个六七十的大爷一样,但现在不知道为啥,她觉得何雨柱的这种状态倒也不错,或许是因为她李南枝也长岁数了?

    “行了,赶紧休息吧,明天你还得带着李怀德出门呢。”

    何雨柱点了点头,“没错没错,赶紧睡觉,不然明天跑一天,难熬的一批!”

    。。。。。。

    翌日。

    何雨柱已经和李怀德成功碰头,当然,他们的确是也在刘光天刘光福兄弟俩盯的门市上待了一会儿。

    “李哥,剩下的你来安排吧,咱们去哪儿?”何雨柱坐在李怀德的小汽车上面,手里还捏着一支烟。

    你别说,这小汽车坐起来那的确是比摩托车舒服多了,怪不得这两年四九城的小汽车不少呢,他感觉他也需要弄一辆小汽车耍一耍了。

    “嘿嘿,柱子,你啥也甭管了,你哥我带你先去挑一挑,至于我弄得那个比基尼小队早就解散了,正好,这次我也去好好耍一耍!”李怀德脸上颇为兴奋,或许是找到了同道中人?

    何雨柱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成啊,交给您了,咱慢慢来,反正时间还有的是呢!”

    “那可不行,嘿嘿,我着急!”李怀德熟练挂挡给油,瞄着一家他常去的歌舞厅驱车赶去。

    甭说什么歌舞厅晚上接待的人多,只要是有钱赚,谁管你白天晚上的?

    何雨柱看到李怀德这个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李哥,歌舞厅?”

    “欸?你小子怎么知道?”李怀德轻踩离合,扭头看向何雨柱,他可是没带何雨柱去过的嗷!

    何雨柱翻了个白眼,“您去歌舞厅的时候我都看见过好几次了!不出意外,这次去的是你常去的那家?”

    “好小子!你特么早就注意我了,哈哈!”